申博sunbet开户
首页 体制改革 论坛聚焦 知识产权 房产城建

三种职场情境是台湾人爆肝加班的原因

发表于2020-01-13

三种职场情境是台湾人爆肝加班的原因
图/联合报系资料照片

北市府自从柯市长上任后,「铁汉欧吉桑」的意志力领导风格,将北市府「转型」为血汗职场,加班时数屡创新高,引起公务员出走潮与不满。柯市长日前祭出「关怀方案」,宣布晚上十点以后非必要禁止用Line,以及加班超过45个小时的员工须造册列管写报告,这样的做法也许出于善意,但却引起更多质疑:这真的是解决之道吗?

每每讨论北市府员工工时,总会引起「过去太好命,现在累活该」的酸言酸语,但去掉「公务员」这层身分,其实北市府和现今台湾企业加班的困境并无不同,柯市长在管理领导的部分,也与民间企业老闆常犯的错并无二样。

▎我可以,你为什幺不可以?

领导者会运用不同的方式表达「潜讯息」,当柯市长以「一日双塔」单车活动展现自己「过人的意志力」,强化个人形象之外,更多的讯息是:「我都可以做到,为什幺你做不到?如果你做不到,一定是偷懒没下定决心。」

乍听之下很有道理,若你不是北市府员工,也许这还是种激励;但当你老闆这幺觉得的时候,整件事充满了歧视意味与不尊重。

「一定是不够努力」的帽子戴在头上,暗示着先「负面假设」员工的工作意愿,全面忽略执行上遇到的困难,不愿正视个人能力的差异,不花时间运作精緻的沟通,只想以人定胜天的蛮干精神一决生死,当然无法改善原有僵化难行的组织,员工也只好「加班」以示清白。

此外,「我可以你也要可以」成立的条件里,还包括放弃自我人生的多种样貌:老闆还没睡,当然你就不能累;老闆假日想工作,你就不可能去旅游;为了证明自己不是偷懒怠惰的员工,也只好容忍这种「霸道」的管理思维。

▎每一件事都很重要

领导者的意志力展现也发挥在「要求速度」之上。事实上某些事情的确有特殊时效性,越快越能产生实质上或沟通上的优势,然而却未必每一件事都是如此,很多时候要求员工速度比快,其实是中阶主管为了讨好上司才设定的条件,或者是主管根本无法分辨哪一件事才是「真正重要的事」。

时间具有排他性,一个人一次只能做一件事,正在打报告就不可能去开会,正在讲电话沟通就不可能打报告,如果每一件都很重要,都必须在24小时内「给出建议」、「做出报告」,一天开两三个会下来累积的待办重要事项,请问这位员工应该先做哪一件?

更令人担忧的是,为了尽速交出这些报告,是不是必须牺牲更重要的工作呢?写报告前有没有经过周详的讨论?有没有时间进行细緻的沟通?这些更关键的成功因素,就在我们「追求效率」的过程中烟消云散了。一味的求快,是真的有其必要,还是只是满足老闆的虚荣感?

领导者必须依照事情本质和短期目标协助员工分出优先次序。举例来说,会议记录就需要求时效才能扮演沟通的角色,但部分悬而未决的案子必定有其矛盾困难之处,这时需要的不是强硬的要求速度,否则换来的只是加班后的一叠报告,没有方向感的瞎忙不仅没有解决现有问题,还会製造更多未来的麻烦。

▎为什幺这件事不能自己做?

其实这和第一项「我可以,为什幺你不可以」有异曲同工之妙,当领导者过于本位思考,自己擅长某些事情、认为那些不具难度,也就不希望员工「外包」给厂商执行;说不定还会沾沾自喜省了多少成本,其他人有样学样想讨好老闆,那幺员工加班自己来也就不意外了。

这项问题在于,员工自己做的专业度够不够呢?每个人的工作核心价值是否被稀释掉?一天再怎幺用也只有24小时,当员工必须做「老闆擅长但自己不擅长」的事情,会比原本平均需要的时间多还是少呢?

如果是员工未适才适所,那幺就应考虑调动或培训,若这项外包业务并非原有工作职务内容,那幺就不应该要求员工也必须自己来。真的很想省这项成本,那幺就应该让最擅长的老闆,花最少的时间自己做,不是吗?

▎追求表面效率,缺乏系统性思考

事情是人创造出来的。缺乏高度的管理视角、缺少对整体组织发展的考量、欠缺系统性的思考,那幺创造出来的事情都是些皮毛而已,速度再快也无济于事,单凭毅力和意志力的蛮干精神,换来的不一定是想像中的美好成果。

当台湾人越来越会加班,却没有人感受到效率与成功,反而磨掉对人生与工作的热情,就应该好好停下来思考,我们是否尚未认清事情的本质就急着动作,庸庸碌碌还换不到丝毫的成就感?

至于加班跟痛苦到底是不是两回事,在此必须向柯市长报告一声,以上三种错误的加班方式,带来的不只是痛苦而已,更是扼杀精神生命的元凶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大家正在看